钓者,渔也!

35人参与 |分类: 好文转载|时间: 2022年11月18日 12:05

三千年前,姜子牙直钩钓鱼,他钓出的是境界,六十载风花雪夜未入眼,任凭鱼妖猖狂上直钓,八百里陈汤江山经手过,笑看鱼归渔者方驾鹤西去。

三百年前,柳宗元更有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他放出的绝与灭的鱼钩。有孤独的钓者在江雪渔舟上,何须用天长日短来算计那些芸芸众生。且看江底鱼满钓少,那船仓装满的鱼儿,早已把小船压平在江面上!

三天前,厦门五缘湾大桥上,晚间凉风习习,那是越过台湾海峡,飘过太平洋的阵阵凉风,终究也带不走那城市里徐熙的喧闹。三五个垂钓爱好者,每人七八个高档滑轮渔杆,渔瞟闪烁在海面,又见钓者身旁的渔具,渔饵琳琅满目,唯独那些装鱼的精致的保鲜收纳箱里空空如也。折叠的钓鱼凳子旁边,手机在拼命地闪烁着一一"主人,主人,那家伙又来电话了!"

反观现在的男女交友,和当代垂钓如出一辙。渔者像男人,一大群拼命地为鱼儿加杆加钓加饵!鱼儿像女人,几条早己游到了水肥土美的大洋彼岸!珍稀的剩女如鱼得水,手机微信里备着不计其数的饥饿的渔夫,只须在朋友圈里发一条:“我爱蚯蚓!” ,立马就有千军万马的可爱的渔夫,蜂拥而来。那是渔具的比试,那是渔饵的血拼,那是渔技的拼杀!那是对古往今来渔钓的玷污!